二深

杂食,别管我吃什么

【萨杰】寻猫(一)

强推强推强推!设定带感,时代感真实

滕六:

角色属于迪斯尼的,ooc属于我的。




萨拉查打了个喷嚏,似乎又闻到了海腥味。
他把海腥味带回来了,从大西洋带回了内河的家里。
必须仔仔细细把自己清洗几遍,在回去托雷多之前。
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在托雷多,塞维利亚是他在军队时落脚的城市。其实从进入皇家海军服役那天起,他停留最多的除了大海,就是这座繁华的内河港口城市。
这里不应该有海腥味,有的应该是柑橘的香气。
萨拉查有点记不清他回家多久了,应该有好几天了,他一回来就洗了澡。也许空气里的海腥味是宿醉后意识不清的幻觉,就像他睁眼的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船上。
现在还很早,但窗外能隐隐听到车马的声音。和托雷多不同,塞维利亚人不会等到中午才开始活动,因为即使现在才四月,中午的阳光已经开始白晃晃的了。
昨晚庆功宴闹得很晚,不过萨拉查一向没有赖床的习惯。
他手一动,却碰到被子里什么毛茸茸的东西!
掀开一看,一个蜷在被窝里的棕色带着黑色条纹的小毛球。

萨拉查吸吸鼻子,海腥味就是从这里来的。这只猫带回来还没洗澡!

他提着后颈把猫抓起来,猫好像吓了一跳,睁开眼睛盯着萨拉查,眼眶边的黑色条纹好像两条涂得过分的眼线。

猫被拎着竟然没有挣扎,就这么懒洋洋地看着萨拉查。

萨拉查皱皱眉头,海盗养的猫也这么蠢。

他叫来女仆,把猫丢给她,吩咐她把猫好好洗干净。

猫在女仆的怀里看起来似乎突然活泼起来,使劲蹭着女仆的胸口撒娇,女仆惊喜地摸了摸猫的脑袋。

加勒比的海盗已经被他这个海上屠夫消灭殆尽。他从枕头下掏出一个罗盘,打开看了看,里面的指针直打转。这是一个坏了的罗盘。但萨拉查还是把它放进了贴身的口袋里。

他刚走到饭厅门口,身后传来一阵塔塔的脚步声。

“快停下!”是刚刚那个侍女的声音。与此同时,萨拉查看到一只湿淋淋的猫飞快地越过自己,先一步跳上了餐桌,舔起了杯子里的牛奶。

哦上帝啊。侍女惊恐地叫道,急忙赶过去要把猫抱起来,但等她的手刚要碰到猫时,那只猫灵巧地一个转身就跳到了长桌的另一头,舔起了盘子里的黄油。

侍女几乎要晕过去,她难以想象严厉的主人会怎么处置她和猫。

萨拉查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闹剧,那只舔了他的牛奶和他的黄油的猫。他觉得十分嫌恶,但内心又有无限的宽容,好像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对它发火。

不用管它,再给我准备一份。萨拉查说。

女仆察觉到主人似乎没有生气,赶紧去重新准备早餐。

他在桌旁坐下,看着另一头,湿漉漉的猫见没了危险,趴在桌上悠悠然地舔着面前的黄油。

但萨拉查感觉到那只猫似乎时不时地在观察他。